惊蛰无雨

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

明代官员是历史上待遇最差的官员。

从九品的官员一年俸禄二十两。

靳一川说自己一年二十两,但锦衣卫总旗也是从七品,应该有三十两左右。

如果裴大人二十两年薪,按图上绣春新城楼盘719两来算,他不吃不喝也要三十五年才能买一套房。

北京房价贵呀。

所以别老说裴大人蹭吃蹭喝,买房压力大,能省就省吧。

买不起房也没丈母娘,去沈炼家,有房,有院子,有漂亮老婆,还有猫,可以明白裴大人当时愤怒的心情了吧。

后来知道沈炼被追捕,北斋也不是他老婆之后态度瞬间就好多了。

只能说裴大人可怜啊,没赶上福利分房的好时候。

神特么以为自己是契丹族。
你咋不以为自己是乔峰。😝

裴纶把衣服一扒,胸口露出一个狼头刺青。

“锦衣卫不做也罢!”

身后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

可以YY一下这就是张小敬了。
独眼不良帅挺适合他的。

【裴纶】百年长夜·名将

进了腊月,天一日冷过一日。今天本是轮到裴纶休沐,他把炕烧得暖暖的,睡到快午时也不想起来,昏昏沉沉,只觉得越睡越累。

忽听有人敲门,喊着裴纶的名字。裴纶翻了个身,懒的理他。

那人翻墙进来,一身飞鱼服:“裴大人?”

殷澄?裴纶扭头看了一下,发现不是。

对了,殷澄已经死了很久了。

“又抓进来一个兵部尚书,您得过去一趟。”

“………这怕是第六个兵部尚书了吧,是谁来着?”裴纶打着哈欠问。

“袁崇焕!”

崇祯二年,十万后金大军入山海关,遵化陷落,京城危急。皇帝震怒之下,将许诺“五年平辽东”的袁崇焕下狱。

诏狱本来就在地下,阴雨连绵的天气就更潮湿憋闷。裴纶提了一壶烧酒,来到袁崇焕的牢房门口:“兄弟,喝点?去湿气。”

袁崇焕抬起...

陆文昭:我跟大家讲下哈,锦衣卫呢,除了审案、抓捕、关押犯人这些事,还有就是兼职皇家仪仗队。所以我们锦衣卫选人的时候颜值也是很重要哒!朝廷给大家定做飞鱼服啊绣春刀啊,也是要让大家美美哒!大家看看沈炼!就很能代表皇家脸面嘛!

沈炼:那裴纶是咋回事?

陆文昭:………把裴纶调南镇抚司吧,少给我们丢脸………(捂脸)

【裴纶个人】永乐长夜

永乐年的探花裴小胖~

——————————————————
这年冬天一连下了三场雪,京城内银装素裹,玉砌粉妆。裴纶推开松兰雕花的小窗,顿时被涌进的冷风吹了一脸,嘶着气,看园里的梅花,已有两条枝落了花苞。裴纶心中稍慰,放下小窗,把手送到炉火边暖一暖,抽笔在纸上写下:

雪霁寒梅映小窗。

写完觉得不好,裴纶正想扔掉重写,忽然觉得有些异样。

“谁?”不等话音落,裴纶手中的狼毫小楷破窗而出,带了七分内力,只见窗纸破了个洞,外面传来“哎呦”一声。接着一个身影翻窗而入,“是我。”

来人是殷澄,脸上被笔戳了一脸墨。裴纶又惊又喜,忙掏出帕子给他擦脸:“正门不走,翻窗做什么?搞得跟办案似的。”

“找你有事,怕你屋里有别人。”殷...

【绣春刀·裴纶】百年长夜

裴纶当上锦衣卫,纯属被逼无奈。那还是嘉靖元年,新皇登基,按例会大赦天下。于是,那个为了劫财杀了他爹的流氓赌徒又被放出来了。


裴纶那时还很小,看见自己母亲也被杀的时候非常迷茫。按理说他们家这种案子,别说锦衣卫,连大理寺都不会管,只是让东城兵马备案,去寻那杀人赌徒的行踪。而燕京人多事杂,哪里寻得过来。


没了爹娘他就去要饭。小裴纶专门去寺庙门口,守着那些刚求完菩萨的夫人。她们看见小脸圆圆又委屈巴巴的小男孩,满口阿弥陀佛,一个个都善心大发。他就这样活了下来。


大概要了一个月的饭,裴纶遇上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锦衣卫。一个晴朗的夜里,他睡在巷子尾,忽然被什么光明晃晃地照醒,睁开眼一看,便是...

【裴纶个人】百年长夜

一个不定能填的坑,裴小胖个人向。

————————————

李自成入京那天,裴纶提着绣春刀,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救下朱由检。

当他看见这位曾经的信王、被称“当为尧舜”的崇祯皇帝时,他还看到了缢死的皇后和被砍死的公主,钗环委地,血溅三尺。

朱由检抬头看了看,说:“大明亡了。”

这是朱家的最后宣旨,意味着从此不再有锦衣卫。“裴纶,你自由了。”朱由检说,“你不用再帮朱家做任何事。”

裴纶立刻“刷”地就把绣春刀扔了,那刀手感比他的棍刀差远了。

朱由检明显脸色青了一下,随即自嘲:“看来朕果真尽失人心。”

“陛下是不打算苟活了?”裴纶问。

“那是自然,朕要去见列祖列宗。”朱由检面露决绝,“朕要问他们,是不是朕的治国方略出了问...

合着两部都没找对反派啊………
嘉靖朝其实很精彩的,干嘛总是怼西厂怼魏忠贤呢,厂公很委屈。

这个小胖子以后就是我的新宠啦!⊂(˃̶͈̀ε ˂̶͈́ ⊂ )))Σ≡=─
疯狂补明史中。

哎呀其实我也算个小创作者,我也看过一些文多少有点抄袭我。
我好想说匪大,别安慰自己了。据我观察,抄袭者根本没有创造力,何来丧失创作力的惩罚。
他们只会到处找可以抄的东西,抄完就跟贼偷到宝一样开心。
所以千万别高估他们的尊严底线,请往死里羞辱他们吧。😃

【西部世界】【Logan&William】乌合之众

没有剧追的日子里抱紧自己。


*《乌合之众》,作者古斯塔夫・勒庞 Gustave Le Bon(1841-1931) ,法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他自1894年始,写下一系列社会心理学著作,以本书最为著名;在社会心理学领域已有的著作中,最有影响的,也是这本并不很厚的《乌合之众》。

一、

高楼林立的都市是一个奇妙的地方,那些整片玻璃墙做成的大厦,在天气晴朗时会反射阳光,令街道更加明亮;但在天气阴暗的时候,挡住天光的大厦脚下就会更加阴沉。这样的空间,令生活在这里的人,所有情绪也都被放大了。快乐的人迷迷糊糊要飞上天顶,失落的人昏昏沉沉要坠入地下,人生的方向都被这些玻璃大厦影响着。

街道的中心是...

真人麦麸,最为致命。
我大舅哥真是太好看了嘤嘤嘤。

【panda kill】月圆时见面(四)

sol在打了一个月游戏后,终于被人力叫去了。
“你这一个月的考核指标来看,你什么都没干。”
“谁说的,我把英雄联盟打到白金了,小舞妹妹要不要和我组队?”sol君一脸淫笑,被小舞冷冷地瞪了一眼。
美女HR大概是大公司的标配,只是小舞工作的时候永远是一副冰山脸,只有面对被辞退的人才会露出治愈人心的美丽微笑。Sol君在看到小舞那一张冷脸时稍微舒了一口气:自己还没被开。
“公司想了解你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如果可以公司能帮你解决。”小舞冷冷地说,“我们会重新评估你的性格能力,给你分配新的工作。”
“那真是太好了,少帮主给我的囚徒项目,我根本完成不了。”Sol君把下巴放在桌子上,可怜兮兮地看着小舞,“人工智能狼人杀...

【panda kill】月圆时见面(三)

直播还算顺利,在线观看人数破了记录。然而囚徒的表现并不算好,有胜有负,这让之前一直大肆鼓吹的媒体都有些脸疼。
少帮主联系了Sol:“怎么回事?”
“正如你说的,他无法体会人类的喜恶。”Sol说,“这让他很难说服别人。”
“所以我要你解决这个问题。”
“连你都解决不了的,你让我去解决?”
少帮主一向以脾气好著称,然而此刻他的声音也变得严厉:
“如果我真的觉得这个问题无法解决,我就会终止这个项目,把那个破机器人扔到废品仓库。但我交给了你,因为我觉得你有这个能力。Sol,你来公司好几年,一直没有做出什么成绩。我们安排在半年后推出第二次直播,如果还不能有突破,公司会重新考虑你的合同问题。”
末了,少帮主又恢复温和:...

【panda kill】月圆时见面(二)

“我是预言家,查杀三号。”SOL君看着囚徒的眼睛,“警徽流先5后8,过。” 

接下来是沐沐发言,她认为SOL君不是预言家,“你不是来测试它的吗?拿预言家会验它?你是想测试一下它被查杀的反应吧。”沐沐笑道,“其实我也很好奇。” 

囚徒上警了,这也让大家更期待他的发言。 他坐在那里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是机器人,手指一直在号码牌上划来划去,就像一个在思考的人类。轮到他发言时,他看了一眼SOL君。 

“SOL君和那些工程师内测的时候就查杀过我的,”囚徒说,“你们别信他,我觉得他是狼。”

 “退水。”SOL君说。

 “退水也还是狼。”囚徒露出微笑的...

【pandakill】月圆时见面(一)

人工智能会下围棋了,那TA会玩狼人杀吗?

————————————————————

“这是一个人心的游戏,所以它要尽可能像人。”

少帮主在平板电脑上按了几下,交给SOL:“在这里按个指纹,我把修改权限给你。这个阶段我们不求它能把狼人杀玩得多好,只需要让它更像人。”

SOL君录下指纹:“那你接下来要做的工作是什么。”

少帮主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道:“校长又突发奇想,要搞一个AI分析两人恋爱配对指数的系统,我接下来的工作重心都要放在这上面去。”

SOL君猥琐地笑,看了少帮主一眼:“这还用得着AI?直接合八字算了。”

少帮主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你说,你要当CTO就知道我们老板有多可怕了...

【AlphaGo×柯洁】上帝扔掉了骰子

我并不懂下围棋,我只不过在掷骰子。
先掷一次骰子,根据点数放白棋,再掷一次骰子,根据点数放黑棋……如此反复,最后将胜利的一方的棋路记一个较高的评分。进行数十万次这样的对局,我就可以找到评分最高的棋路。
后来我可以通过P_human开局,并有评估函数来淘汰一些极差的棋路,这样如果接下来的棋局势必败,通不过评估函数,我就不会再掷骰子了,并把这个棋路评分降低。
这就是我“下围棋”的过程,并没有很多人类想的那么智慧,我掷一次骰子也只需要几微秒,因此只需要几分钟甚至数十秒,我就可以输出一个评分最高的落子方法——在我眼里也不过一个骰子掷出来的数值而已。
而人类似乎并不这样,他们一生下过的棋可能也没有我一秒钟下的多...

你囚直播的时候,旁边放着叽歪的照片哟。

一言不合就发糖。٩(๑ᵒ̴̶̷͈᷄ᗨᵒ̴̶̷͈᷅)و

一共三张,看来买了三个小熊背包。( ͡° ͜ʖ ͡°)

摇头boys

两个人一起捧出小熊背包那一刻真是想P个囍字!然而手慢没截到……
囚大叫嚣全场让好人给他跪下的时候真是笑翻了,来到这种高配局就恢复了狼美人的本性。😂
以及丁丫全胜且积分最高(貌似?)真是太棒了!
心疼一波二龙,看得出尽力了。另外苍姐进步真的神速,悍跳也骗过我了,以后真不能把她当低配。
丁丫是很有经商头脑的人,做生意很厉害,京沪大战的活动也办得很成功,希望以后有发财机会也多带带我们囚大。囚大可能没你聪明,但他真是个很好的人。
最后祝生意兴隆!

一只软萌青葱的小狼王~

昨晚第二局第三局真的看得好气啊。

第二局不知道王在玩什么,之前自己一直是进预言家警徽流就上票预言家。

这次不知道什么理由居然说囚大把他放警徽流里囚大就是狼,囚大的表情:万念俱灰。

我当时想他这种状态必定是狼了,二珂应该是站错边的好人吧,二珂真是鱼啊……

结果草莓崩掉他竟然是个好人,二珂是白狼王。

???

我:二珂,对不起;尼玛劳资四十米长的大刀呢砍死这个瞎嗨的索尔君……

第三局更是笑话般的一局,我全程就等宣布狼队胜利后这些人的表情。

要归老党出局时我的心情和老党是一样的:出吧出吧赶紧结束,不想再跟你们多逼逼。

还有第一局桃子女巫不救囚徒也是谜,觉得囚徒会自刀?讲道理我囚大很少...

昨晚居然做了个少帮主和酒神的梦。
大概就是他们在玩类似红黑狼的这种游戏,少帮主和酒神只知道他们俩是同一身份,但不知道自己是好人还是狼人;其他人知道自己是好人还是狼人,但不知道队友是谁。然后就像红黑那种……好人夜睁眼……狼人夜睁眼……接下来则由少帮主酒神这一对去和其他人一一对话,通过对话推断其他人身份进而得知自己身份。其他人也通过对话来推出狼人。
然后在这个游戏里少帮主酒神就像是做访谈节目的那种可以随便发言,然后就看到他俩总是问到一半就开始咬耳朵,说完还笑啊笑的。然后就说俩兄弟应该是好人,谁谁是狼……看起来一肚子坏水的样子!

我之前完全没萌过这两人啊!为什么会做这么奇葩的梦啊!红黑玩多了吗……我一点都...

【panda kill】【囚不贪×丁三刀】弑君爱好者

自从这天下有文字记载之始,战争就未曾消停过。群雄割据,逐鹿九州,只为问鼎中原。
每过一百年,就会出现一位皇帝,在各式各样的斗争中脱颖而出,登天子位,号令群臣。他们有的是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肉搏,有的是经历了处心积虑的算计,最后终于打败了其他所有竞争者,登上九五之尊的宝座。

但他们都知道,登基的那一天绝不是一切的终结,他们还要面临一个最重大、最艰难的考验。渡过这一关,才能安心享受权力和荣耀;若是失败,之前所做的一切化为泡影。

那就是囚不贪。

没有人知道囚不贪的真名,只知道他是第一位皇帝所关押的囚犯,越狱弑君之后,在尸体边大书“不贪”二字。从此,每一位登基的皇帝,都要面临囚不贪的刺杀。

囚不贪的刺杀只有一次,...

这金水 已经不对
我努力 在挽回
一些些真预言家的感觉你没给
你嘟嘴说没团队 很卑微 在妥协
是我忽略 你在找人扛推

这验人 已经不对
我归票 才了解
一页页被你骗过的情节 我好累
你警徽 我还为你上一票 多愚昧
而我反水你出局 你首验 我不配

——————————
鼠大王真的超可爱,“我五号配是你的首验么?我觉得不配!”他说完这句我就想改这首歌了hhhhh
JY之前说过好几次囚徒真预言家首验都会验他,我囚大的首验是个什么荣誉头衔吗23333
然而他那一回真预言家验的李锦……

我从小舞这里get到了冰山高冷萝莉的萌点……
就像晓美焰有木有!!
然后二珂就鹿目圆香?
我好像吃了对不得了的cp……😝😝😝

ps:小舞证实下一季少帮主要回归了!很高兴的同时我对我的cp有点危机感……
就是偷情时间结束正宫要回归了的感觉……_(:з」∠)_

就是这一幕,JY狼警归票2号最后投了自己,JY复盘的解释是把2号脏成恶魔,还说囚徒一定会懂。
我后来又看了囚徒和李锦的复盘,囚徒说其实JY怕大宝因为一直站错队被网友喷,最后归票他就是让他明白自己被骗了,站狼队里了。
有观众把JY的解释说给囚徒,囚徒还说不可能脏的成恶魔。
“大宝当时被归票的反应肯定不是狼人牌,做不成恶魔。他说我会懂?不不(摇头)。”
“我们在JYclub玩的时候,大宝就特别自信能抿对JY身份。所以他这局也自信抿出JY是好人。只是他不知道,JY在club玩都不用力的。”
“如果JY不归大宝,归12号桃子,是一定可以把桃子冲出去的,因为大宝加上狼队5.5票,但这样大宝可能要为好人团队输背锅了...

昨天老流氓才艺表演的时候放了个挺燃的BGM,

一堆人求啊,然后求到了。

居然是丁丫每次开天眼的背景音乐。

在此特地放出。

以供各位以后面杀网杀使用。

祝大家玩的时候JY附体,裸点四狼,刀刀中神。

在JY的BGM 里没人能悍跳过你!

http://music.163.com/#/song?id=499752&userid=1861422

原来这猫是少帮主的猫,
老流氓跟JY玩网杀把它抱出来了,
我就截了个图,把右下放大后……
我实在想写一段王家卫啊。

————
十二点零三分,上海的夜晚有些冷。
我叫那只猫的名字,它没有理我;于是我叫了你的名字。
“少帮主——”“喵~”
有人说,猫是冷漠的动物,人给它再多的爱,它也不会回应。喜欢一只猫,其实就是爱上一个永远不会有回应的人。
那你会不会也爱上一个永远不会回应的人呢?我会,我是一个比较笨的人,并看不出这有什么不好。
我抱着猫的时候,突然觉得它应该也曾经这样被你抱着,它的身上的味道应该也是你的味道,它的温度应该也是你的温度,它的眼睛里也许还残留着你的影子。这大概就是喜欢猫的好处。
猫总是比人好的,至少猫不会...

下一页
©惊蛰无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