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无雨

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

【唐史三国】【曹郭】唐时明月汉时关

曹继叔看到自己的新上司是许州阳翟人时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前去报道,见到郭孝恪时终于明白过来……他终于又见到他了……自东汉末年,乌桓一别后,他就只能在梦中、在书信里追忆他的风采。郭孝恪本来在和士兵说话,抬头见到他,也是一时错愕,随即也慢慢明白过来,对他露出一个久别重逢的微笑。他们本来就是知己,相逢一笑,足以胜过千言万语。

曹继叔也微微一笑,感慨地说:“奉孝,好久不见。”

郭孝恪点点头:“是呀,阿瞒。”

曹继叔真想把当初杀吕伯奢的那把刀抽出来。


这一世郭嘉叫郭孝恪,曹操叫曹继叔。郭嘉不但年龄比曹操大,官职也比曹操高,因为擒拿窦建德的功劳,被李世民封为上柱国。而曹操这时还只是个中郎将,平时出门还得跟在郭嘉身后。“小曹啊,我这是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告诉你,我都已经身经百战了。凌烟阁哪一个功臣我没见过?三板斧的那个程咬金,水平不知道比你高到哪里去了,我和他谈笑风生。”

曹操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嘴上还得说:“承蒙将军教诲,曹某受益良多。”你!妹!啊!当年那个软萌病弱的小郭嘉呢?那个会赖在他的车驾里、撒娇讨酒喝的小奉孝呢?怎么一转世就成了邋遢大叔?教育起人来鼻孔都要开到天上去了!

“我就说你上辈子是靠你爹的政治遗产发家,你看,这辈子果然没哥混得好吧?”郭嘉摇头晃脑,得意地说。


曹操的春天很快就来了,李世民要征龟兹,让安西都护郭孝恪领军,于是郭孝恪上表,要求把曹叔继封为右骁卫将军,随军左右。

“好好干,别怪哥没给你机会。”郭嘉拍着曹操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

周围的士兵也羡慕地说:“这是将军看重你,快谢恩哪!”

曹操也有向郭嘉谢恩的这一天,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对应该说三百年。


俗话说当兵三年,母猪变貂蝉。行军大总管阿史那社尔又是个治军严厉的,不准嫖妓,两个大男人都有点欲火焚身。这天晚上,他们决定在树林里打一炮。

“现在我年纪大,官大,我应该当攻。”郭嘉火急火燎地开始扒曹操裤子。

“不行!”曹操觉得自己就剩这点尊严了,怎么还能当受?“当攻是技术活,听话,让我来。”

郭嘉皱眉道:“听话?你凭什么让我听你话?”

“就凭老子尿得比你远!”曹操脱下裤子的一瞬间,郭嘉臣服了。


郭嘉这辈子还是酒色财气,五毒俱全。曹操也知道他是这个性子,懒得说他。

斩杀焉耆国王那一天,他们决定好好庆祝一下,于是两人去酒馆和两名胡姬进行了一夜的亲切交流,他们觉得这样的行为有助于促进两族人民的友谊。

“啊!我真爱胡姬!腿就够我玩一年!”郭嘉感叹道。

“难怪唐皇要征龟兹,这边美人太多了。”曹操也在不停回味。

结果他们出门就碰上了行军大总管阿史那社尔。


郭嘉怕嫖妓这事影响曹操仕途,跟阿史那社尔好说歹说,还送了许多金银珠宝,总算把曹继叔的记过消除了,阿史那社尔没收他的钱,反而以战利品为名上交了。李世民知道后,把郭孝恪训了一顿。不过郭嘉的脸皮从上辈子起就被陈群练得刀枪不入,压根没把李世民这点毛毛雨放在心里。

“唐皇好像不太喜欢你啊。”曹操有些忧虑地说。

“老子用他喜欢吗?”郭嘉捏住曹操的下巴,“有你就够了。”

曹操瞬间懵了,表白来得太突然,说好的高能预警呢?


分兵那天,曹操很担心郭嘉。

“小心点,你这路容易遇上龟兹主力。”曹操说,“若遇到危险,就赶紧联系我,我会去支援的。”

“知道知道。”郭嘉口里叼着草叶,含混着说,“怎么,怕哥抢了你的头功?”

曹操心想老子打黄巾贼时你还不知道在那个坑里玩泥巴呢。


没过多久果然接到了郭孝恪那一路发来的求救信,曹操暗骂了一声,赶紧率军赶了过去。但他到达西城门的时候,只看见郭孝恪万箭穿心的尸体。

他很快击退了敌军,收敛了郭孝恪的尸体,将他交给郭孝恪的余部。然后拔剑高呼,杀敌报国。

那一夜他只身斩杀敌军三千余人,犹如修罗降世。随后连拔龟兹十余座城,整个西域为之震动。


“右骁卫将军曹继叔,久预经纶,备尝艰险,异廉颇之强饭,同充国之老臣,特封上柱国,钦此。”

曹操跪下,领旨谢恩。

他终于也封上柱国了,可以和郭嘉平起平坐了,可郭嘉呢?他终于又一次失去了郭嘉。龟兹已平定,如今长安城内四处可见来讨生活的龟兹人,美貌的胡旋女,大胡子的奴仆,一车一车的葡萄酒,却没了那个和他一起看盛世的人。

他的伤心总是来得特别慢,就像郭嘉死在乌桓时,他也没有哭,反而一鼓作气灭袁氏,下荆州,战赤壁,非得要一切都平静了,他才伤心起来。觉得没有郭嘉的日子,漫长而乏味。他们都是历史长河里两颗不起眼的尘埃,需要太多的机缘巧合才能在这一刻,在这一处相遇。这一次的分别,不知再见又是何年何月、哪朝哪代呢?

但令曹操欣慰的是,不管什么时候相遇,他们也一定会认出对方。这是知己才有的牵绊,不可磨灭的缘分。所以啊,来日方长,下一次再见,我一定会比你大,官升得比你快,告诉你这次有我罩着你,哼。



扩展链接:唐攻龟兹之战   郭孝恪   曹继叔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16)
©惊蛰无雨 | Powered by LOFTER